鄂尔多斯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陌生城市如何找到合适房源?

2020年09月16日 10:14

进入职场生活后,租房成为毕业生的头等大事。大家都在各奔东西,忙着求职、面试,忙着在自己想要留下的城市里努力打拼。

想要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找到合适的房源,实在是太难。

很多毕业生抱着先租一个房子暂时落脚,再慢慢找其他房子的想法,本想要速战速决地解决“住”的问题,但是大多数情况是“欲速则不达”。

越是着急看房,越是容易看不到心仪的房子,每天奔波在公司与中介之间,利用午休和下班后的时间跟着中介四处坐车看房,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。

如何能又快又好地解决这个萦绕在无数毕业生心目中的大难题,租客网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。

租客网在待出租的房源中会进行360°的房屋全实景展示,让毕业生们足不出户就能用手机或电脑将房屋状况了解得一清二楚。

不用再被网上来路不明的图片欺骗,也不用耗费体力、浪费时间在城市中东奔西跑地看房子,坐在家中就能看到高清晰度的全屏场景,还原房源真实性。

还可以随时随地了解各房优缺点,提高看房效率。并且全景装置会在租客入住后,当面进行拆除,不用担心日常生活受到打扰。

作为毕业生的我们,先租一个好房子,才能拥有在这座城市里好好生活的基础。


相关推荐

连咖啡关店潮持续,行业洗牌在即

本篇文章2980字,读完约8分钟瑞幸咖啡还身处财务造假的漩涡中,另一个咖啡连锁品牌连咖啡也陷入了关店潮。6月3日,新京报记者发现,连咖啡仍在连续关闭门店。连咖啡方面此前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公司正在业务转型,并不是资金链断裂。业内人士称,连咖啡这类以互联网思维做咖啡的企业,此前扩张太快,并没有很好地遵循经营本质。关店潮继续6月3日,新京报记者查询大众点评发现,北京地区目前能够检索到18家连咖啡门店,而这一数字在上个月是21家,且目前正常营业的门店也仅有2家。新京报记者拨通连咖啡北京惠新西街店电话,该电话显示正忙,拨打金宝街店电话时,固定电话显示是空号,剩余店铺也均显示暂停营业的情况。早在4月底,新京报记者就曾发现,连咖啡旗下多家门店已经关闭。当时新京报记者在大众点评发现,连咖啡在北京地区可以检索到21家门店。其中连咖啡CoffeeBox金宝街店显示“已休息”,该门店电话拨打过去,提示为空号;望京西苑店、慈云寺店、惠新西街店显示“休息中”,其备注的电话一直正忙;连咖啡当代商城店显示营业中,但未公布电话。其余连咖啡门店,均显示暂停营业。据报道,上述显示暂停营业的北京门店,有的并非是暂停营业,而是已经关闭。包括万达广场CBD店、望京SOHO店在内的几家门店处于撤店状态,相关装饰已经拆除。望京SOHO企业形象店,则已经有新的店家入驻。此外,在大众点评中,连咖啡在上海的37家店铺中,仅有15家还在正常营业;深圳的12家门店中,仅1家还在营业;广州的10家门店中,也仅有1家门店还在营业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年初,连咖啡曾对其位于北京、上海的门店进行了整体优化,关闭了30%-40%的咖啡站。调整之后,北京从高峰期的60多家缩减至20多家门店。对于当时的关店潮,连咖啡方面2019年3月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因2018年12月底到2019年1月初进行了30%的提价,随后出现一批负毛利的咖啡门店,公司为尽快恢复盈利模式,关闭了这些门店。连咖啡方面当时称,“关闭的站点多数是盈利状况欠佳、品牌形象无法满足继续发展要求以及硬件条件落后的,且以覆盖范围重合的店为主,实际的覆盖范围损失在5%左右。”而对于当前门店的状态,连咖啡方面表示,目前公司的调整都在按计划推进中。今年4月29日,连咖啡方面曾就关店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公司运营一切正常,关店有一部分是因疫情原因,也涉及一些业务转型,但目前阶段还不能对外。“我们会在事情初步有结果的时候第一时间和你们通报。”曾大肆扩张连咖啡创立于2014年,早期通过提供星巴克、Costa等品牌咖啡外送服务积累用户。2015年8月,连咖啡剥离星巴克等第三方品牌的咖啡外送服务,推出自有品牌CoffeeBox的咖啡外卖。与传统咖啡品牌线下开连锁店注重体验和提供第三空间不同,连咖啡做的是自有品牌咖啡外卖服务。依据其用户积累,连咖啡在消费者需求密集的商圈或园区内开设一个小型门店(即站点)生产咖啡,做咖啡外送和自提,并利用社交裂变获取用户。2016年4月,连咖啡宣布获得由华策影视领投的5000万元B轮融资。2017年,连咖啡发布超过30款咖啡饮品,还推出防弹咖啡、粉红椰子水等爆款饮品。它还在当年“双十二”期间创造了单日峰值接近40万杯的纪录,相当于星巴克1000家门店单日销售量。更关键的是,2017年底,连咖啡在北上广深的100多家咖啡站点已实现盈利。根据连咖啡2018年12月公布的数据,当时已在北上广深开了400家门店,这意味着其在2018年至少开设了200多家门店。连咖啡当时还表示,计划2019年初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区域,陆续开设50至60家形象店,增强用户体验,望京SOHO店就是第一家。2019年,连咖啡高歌猛进的姿态并未持续太久,大量站点关闭,形象店的未来也被打上了问号。瑞幸咖啡的横空出世,让连咖啡措手不及,同样也是打着烧钱补贴的策略进行用户吸纳,但连咖啡显然没有瑞幸咖啡财大气粗,一夜之间,用户手中的“小黄杯”变成了“小蓝杯”。遭受到瑞幸咖啡的追击,连咖啡开始选择另一条“求生之路”。2019年4月,连咖啡完成2.06亿元B3轮融资,由连咖啡创始人王江和张晓高、启明创投、高榕资本联合投资。当时连咖啡CMO张洪基表示,为了保证连咖啡在不低于同类型品牌的销量的情况下,可以维持盈利状态,稳定现金流,连咖啡没有开启大规模的线下扩张计划和补贴活动,而是选择“温水煮青蛙”。而关于连咖啡最新的合作消息,则是去年9月,中石化易捷发布全新品牌“易捷咖啡”首店落户苏州。而中石化易捷选择的合作伙伴正是互联网咖啡品类的先行者“连咖啡”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连咖啡最大的问题没有专业团队相助,特别是研发和核心技术团队缺乏咖啡和饮品的相关技术背景。对咖啡行业并不熟悉,后期缺乏创新,没有稳扎稳打。再加上曾一度过度补贴市场,推出的咖啡钱包等业务大量透支了后续的业绩。对于其业务的转型,能否帮助渡过难关,也很难说。咖啡行业洗牌在即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(Frost&Sullivan)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人均咖啡消费量6.2杯,与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处于较低水平,仅为德国的0.71%,美国的1.6%,中国咖啡市场空间还有巨大潜力。消费品行业资深投资人吴晓鹏也表示,咖啡本身对新消费人群在口感和精神需求上都很讨好,具有“中高客单价、高频次、高毛利”特点,咖啡行业确实存在大的机会。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,不少企业也都跃跃欲试。加拿大咖啡连锁品牌TimHortons(简称“Tims”)日前宣布,已获得来自腾讯的数亿元级别投资。这个目前在中国市场仅有近50家门店的连锁咖啡品牌,计划利用这笔资金进一步扩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,加速数字化升级,同时迅速开设更多门店。业内人士认为,腾讯的这一动作,预示着中国咖啡市场的新格局正在形成。此外,其他咖啡品牌也动作不断。行业老大星巴克则开始与包括阿里巴巴、腾讯等在内的巨头合作,进行数字化运作。COSTA不满足于连锁咖啡业务,开始布局即饮咖啡,并推出了随享装即饮咖啡,而这是继去年6月在品牌发源地英国推出即饮咖啡后,COSTA专门为中国市场定制的全新即饮系列产品。吴晓鹏表示,星巴克、COSTA、太平洋等咖啡连锁品牌一直也没闲着,也想扩大规模。在这些老牌咖啡努力摸索人群偏好和小心试错的过程中,突然来了一批互联网思维的咖啡创业者,但目前看来,这些互联网咖啡品牌没有很好地遵循咖啡企业经营本质。

2020年06月05日 14:20

深圳一宗大型“套路租”案52人获刑,首犯判17年、罚80万元

近日,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判决一宗大型“套路租”案件,对被告人王某群、赵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共52人涉恶案件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52名被告人的行为已同时或分别构成强迫交易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,分别判处其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,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。并处罚金、责令退赔共计430万元。有组织犯罪团伙套路租客牟利龙岗法院介绍,该案判决书共308页,长达22.3万余字,为龙岗法院史上最长,详细陈述了52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证据。龙岗法院经审理查明,自2015年以来,被告人王某群出资承租房源,装修成公寓后,纠集同乡、亲属等人加入其组织,由业务员网上诱骗租客先交纳定金,到签订租赁合同时,租客发现合同内不合理的条款和费用,不愿意签订合同,管理员以不签合同就不退还定金、威胁等手段,迫使租客签订合同并入住。租客入住后,部分业务员强行向租客索要中介费;租客退房时,管理员利用合同中的不合理条款并设置不合理的要求,使租客不能正常退房,或采用威胁等手段,致使租客无法拿回或无法全额拿回押金,进而将押金非法占为己有。52人获刑,首犯被判17年、并处罚金80万元龙岗区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王某群、赵某等52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无视国法,采用威胁手段强迫他人租赁房屋,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,获取巨额非法利益,其行为不仅直接侵害了租客利益,还使租客对二手房屋租赁市场产生了信任危机,影响了守法房东的正常经营,扰乱经济、社会生活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,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。龙岗法院以强迫交易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,数罪并罚,分别判处52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,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,并处罚金总计177万元。其中,以被告人王某群犯强迫交易罪、寻衅滋事罪、敲诈勒索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。另据了解,本案中冻结的存款、扣押的车辆、查封的房产,依法处理后,按比例退赔给各被害人,退赔金额总计253万元。

2020年05月25日 17:12

加盟,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

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。自2017年开始,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,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,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,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,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,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,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,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,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。生存还是淘汰?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。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,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,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。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,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。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,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,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,生意越做越差,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。其实,在过去的十年里,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,不管市场有多激烈,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,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,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,不管何时,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。而如今的市场上,放眼望去,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,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,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。前几年,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,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。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,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。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,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,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。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,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。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,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,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,市场上的平台很多,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。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,但能得到的房源、金融支持很少,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,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。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,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。对老李来说,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。首先要有资源,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,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,成为一座座孤岛。其次,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,有着专业的交易员,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、出证等,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;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,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,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。经过多方对比,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。不仅共享房源,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,既有线上资源,又有线下资源,多面发展。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,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,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,唯有顺势而行,迎合市场,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。

2020年05月05日 11:17